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google血流成河:回憶《我們走過的日子》
陳華生

 
CCTV.com  2012年12月12日 10:38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血流成河 书法 www.ktfie.club

 

1990年春,為了紀念西藏和平解放四十周年(1951——1991),新影廠接受了中央外宣小組(現在對外正式名稱為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交辦的任務:拍攝制作一部反映西藏和平解放四十年來巨大變化的電影紀錄片。這個任務很榮幸地落到了我的頭上,對于影視工作者來說,西藏永遠是個美麗而神秘的地方,我下決心一定要很好地完成任務,不辜負領導和同志們的信任。

 

為了更好地了解西藏,我閱讀了許多有關這方面的文獻,觀看了我廠絕大部分拍攝制作的有關西藏的影片,觀看了我廠保存的民國時期拍攝的許多西藏(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的素材資料,其中包括大量民國政府拍攝的正式冊封當時年僅6歲的丹增嘉措為十四世達賴喇嘛坐床典禮的素材資料。與此同時,我還走訪了許多五六十年代我廠在西藏工作過的前輩們,從他們那里得到了許多極其珍貴的經驗和第一手資料。同時,在這一段案頭準備工作期間,我發現在新影廠從事電影工作的人員中,去過西藏的人數是最多的,反映西藏自治區的紀錄影片和其他少數民族地區相比也是最多的,可見我們國家包括新影廠對西藏是極其重視的。

 

當時新影廠在全國許多地方都有記者站,西藏當然更不例外。記者站里8位同志全部是藏族同胞,他們是:澤仁、扎西、計美頓珠、次登、次仁多吉、扎西旺加、饒登、索朗。這其中有幾位還是從1951年就和十八軍一起進軍西藏,并從那時起就一直在西藏工作的前輩們。

 

西藏和平解放40年的巨大變化是方方面面的,反映起來難免掛一漏萬。但是我認為人的變化是最大的,也是最重要、最根本的。因此,百萬農奴們的昨天和今天應該是這部影片的主線。而我們的藏族攝影師們(當然也包括我們所有在西藏工作過的同志們)用他們手中的攝影機,四十年來真實地記錄了這一巨大的變化,他們既是記錄者,又是見證者和親歷者,從他們的視角出發,選擇他們接觸和拍攝過的人物和事件,從資料和現實中展現這些人物的今昔對比,無疑是最有說服力的,也適合外宣節目的需要。

 

內容和形式確定以后,19905月下旬,我、王燕(女)、孟建偉、關英等前往西藏,與記者站里的攝影師們一起,在西藏的拉薩、山南、日喀則、藏北等地區進行了細致地跟蹤拍攝。當時各方面的條件比起五六十年代前輩們在西藏工作時,已經有了巨大的變化。而2006年,為了拍攝紀錄影片《西藏往事》,我又一次來到這里,和1990年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語,這種變化,沒有親身經歷的人是無法想象的。舉例來說:1990年,黑色路面的柏油馬路,只鋪設在拉薩等幾個城市,而五十年代連這些也沒有。今天,在西藏高速公路、高等級公路早已司空見慣;青藏鐵路的開通從北京48小時就可以到拉薩;到達拉薩和西藏其他城市的航線更是大大地縮短了時間。

 

但是,變化再大鏡頭還是要一個一個地拍,膠片還是要一尺一尺地記錄的。經過四個多月的努力,《我們走過的日子》完成了前期拍攝工作。它給我最大的體會就是:前人栽樹,后人乘涼。正是前輩們拍攝了如此豐富和珍貴的影片資料,才使我們這些后來者有了進行再創作的廣闊空間。這部影片制作完成后,不負眾望,獲得了1991年度廣電部優秀紀錄影片獎(華表獎前身);1991年度金雞獎和1992年度第一屆金橋獎(外宣獎)。

 

其實,這部影片還有很多不足之處,還有很多教訓和缺憾值得總結。但是我已經從這中間獲得了最大的感悟和收獲:我們的前輩從延安時期就開始用自己手中的攝影機,忠實地記錄著我們大到國家民族,小到平頭百姓所走過的每一步,穿過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的硝煙,來到火紅的建設年代,堅守于動亂時期的崗位,投身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幾代新影人以他們的執著和責任,始終在記錄著“我們走過的日子”,直到今天。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副總編輯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