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游戏中心血流成河官方下载:淺析文獻紀錄片的文獻性
李輝

血流成河 书法 www.ktfie.club 發布時間:2016年11月10日 09:58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編導:李輝

編導:李輝

一、何為文獻紀錄片

法國《電影辭典》這樣定義紀錄片:具有文獻資料性質的、以文獻資料為基礎制作的影片。廣義的文獻紀錄片的概念認為所有的紀錄片都具有一定的文獻價值。中國傳統紀錄片承襲了前蘇聯的紀錄片觀念,習慣將匯編性紀錄片稱為文獻片,即利用以往拍攝的具有文獻價值的影像資料輔以新近拍攝的素材進行再創作性編輯,前蘇聯電影人埃瑟·蘇勃在上世紀20年代確立了這種紀錄片形式,此后在各國得到不同程度的發展,這種觀念被稱為狹義的文獻紀錄片。

“文獻性”是文獻紀錄片的核心要素,說明該類紀錄片在內容上大量運用的是文獻資料,包括過去的影像、歷史文物資料、老照片、文字記載和人物過去的口述訪談等。這些客觀、真實、具體的文獻多方位地揭示出歷史過往的真實面貌、歷史內在邏輯和社會發展的脈絡。用影像記錄的社會歷程的演進,具有永恒的意義。

文獻紀錄片歷來是中國紀錄片創作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中國發展的各個時期都有標志性的作品出現。在中國發展巨變的這幾十年中,文獻紀錄片以宏大的視角記錄了社會的巨變,在樹立國家形象、傳播思想觀念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產生了巨大的社會影響力,成為紀錄片中最具中國特色的節目樣式。

文獻紀錄片的對象多是以重大歷史事件、重要政治人物、重要的歷史文化載體為主。常見的文獻類紀錄片分為政論類文獻紀錄片,如《大國崛起》、《復興之路》等;人文歷史類文獻紀錄片,如拍攝奧運會、故宮、絲綢之路等民族歷史文化特征的題材的紀錄片;人物傳記類文獻紀錄片這三種。中國共產黨成立后,非常重視文獻紀錄片的宣傳功能,20 世紀三十年代,延安電影團(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前身)在戰火中檔案式地拍攝了大量影像素材,這些影像檔案成為研究中共延安時期黨史的重要憑證,它們也成為2016年中央新影集團推出六集文獻紀錄片《延安十三年》的重要影像基礎。作者為第四集《力量之源》的編導,通過這篇文章來嘗試解讀如何理解和做到文獻紀錄片的文獻性。

 

二、真實的力量——親歷者口述

第四集《力量之源》主要講述延安時期通過1942年的整風運動,共產黨人在思想上達到新的團結統一,凝聚力量、創造奇跡。對于延安整風運動,現在大多數年輕的觀眾也許只在課本中背誦過它是中國共產黨在全黨范圍內進行的普遍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教育運動。對我來說,它是一個歷史已有的觀點,還有些部分比較敏感。對于這樣的主題,我認為我們要做的就是把論點拎清楚——1942年整風運動的必要性和重要意義,然后把相關的論據做足,給予更多的內容補充,幫助觀眾擴大視野, 深化認識歷史的程度,在這些內容當中,最有力的就是親歷者的口述。

口述歷史的被采訪者都是親歷者、見證者和參與者,他們的講述很容易把觀眾帶入到特定的歷史時光中,更具有真實感和歷史的質感。制作《延安十三年》這部紀錄片我們有一個獨有的優勢,2011年我部制作了十二集紀錄片《我們在延安》,當時對延安進行了長達近三個月的拍攝,對當時能聯系到的近90位延安的親歷者或親歷者親屬、后人進行了采訪,這些豐富的資料積累,為《延安十三年》的制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在片中講述整風運動的必要性時,要說明很多年輕人雖然人入了黨但是思想上并沒有真正地入黨這一概念,我們選擇了三個親歷者描述當時自己的這一狀態:有當時在安吳堡青訓班學習的王丹一,那個時候胡喬木的夫人谷雨發展她入黨,她居然拒絕了,理由是“到延安,真正的共產黨在延安,是朱毛領導的工農紅軍。胡喬木很生氣,說她不到黃河心不死,讓她去吧”;有南洋歸國華僑廖冰的女兒,講述了媽媽自認為參加過賑災、宣傳抗日、游行后就是黨員,但不被認可的委屈故事;有后來擔任羅瑞卿秘書的王仲方講述到延安后聽指導員講課,說他們離共產黨還有十萬八千里的迷茫心情。這些內容真實可貴,讓我們對這些老革命同志曾經的稚嫩忍俊不禁的同時,對于“入了黨但是思想上并沒有真正地入黨這一概念有了深刻的、生動的認識。

這些耄耋老人當年還在神采奕奕地講述著他們的延安時光,但有很多人如今已經離世了,這些口述資料就顯得越發珍貴,搶救性的拍攝口述資料也越來越重要?;蛐砘嵊腥酥室傷強謔瞿諶蕕惱媸敵?,但歷史就是由每個人的記憶組成的。我們在本片中采用的是群像的方式,作為論據出現。

 

三、情景再現尺度的把握

當前,在紀錄片的拍攝過程中,情景再現得到了大多數紀錄片導演的關注與運用。它是紀實作品中的一種創作手法,指的是在客觀事實的基礎上,以扮演、搬演的方式通過聲音與畫面的設計,表現客觀世界已經發生或人物心理的一種制作技法。①這種創作手法在歷史題材紀錄片中應用十分廣泛,可以彌補紀錄片資料不足、敘事單一、情節單調等缺點,給觀眾完整的講述體驗,賦予了時下歷史題材紀錄片嶄新的內容和形象。

但是情景再現在文獻紀錄片中的使用一直頗受爭議,因為真實性才是紀錄片的生命。作者認為,隨著人們對情景再現的不斷探討,文獻紀錄片中情景再現也出現了一個比較大的趨勢就是由情景到情境,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虛處理,它是一種對氣氛的營造,多是利用光影效果,前景和后景的配合,拍攝時通過對一些小景別的處理,對人物局部動作細節的放大,以及后期對畫面質感色調的處理,達到一種特定的氣氛和情緒。對照《我們在延安》和《延安十三年》的再現就可以明顯感覺出這種變化,在文獻紀錄片中對再現的把握越來越克制。

如果一定要用再現的方式,首先要保證有焦點的道具的真實性,不能憑空捏造,一定要對照年代真實資料和參照真實圖片來保證道具外形的相似,這樣營造的氣氛才真實有效,不會讓觀眾因為再現哪個細節的失誤而出戲。

文獻紀錄片的畫面敘事往往是由歷史影像和當下拍攝的影像共同完成。與歷史影像真實再現不同,拍攝的畫面是“有設計”“有寓意的”再現,更多的表現為對歷史問題的再次解讀。

在歷史舊址、遺址,當地相似環境下拍攝的設計鏡頭有時可以解決很大的問題,我們這六集紀錄片中,講述毛澤東在窯洞內奮筆疾書的段落多之又多,《毛澤東選集》14卷共收有158篇文章,有92篇寫于延安的土窯洞里,占總數的58%還多。其中,在鳳凰山麓,毛澤東寫下了《實踐論》、《矛盾論》、《論持久戰》等著作,在楊家嶺寫成的著作有《新民主主義論》、《改造我們的學習》、《整頓黨的作風》等,在棗園寫成的有《學習和時局》、《論聯合政府》、《關于重慶談判》等都在我們片中有不同程度的體現,帶真實環境的拍攝就顯得尤為重要。當然延安現在修復的窯洞現在基本長一個模樣,除了書皮不同,如果在拍攝前能針對不同時期多設計一些元素,形式更多元一點就更好了。

意向性鏡頭的拍攝在文獻紀錄片中也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尤其是對于那些理論性偏強、資料畫面欠缺的紀錄片,《力量之源》這一集,理論性就很強,很多解說內容就要靠這些意向性的畫面通過剪輯來推進講述。在編輯毛澤東在延安干部會議上作《改造我們的學習》的報告,強調要實事求是,并給那些抵觸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人,畫了一幅像。這一段內容時,照片、書皮、手稿已經都用過了,說的內容比較具體,我用的是一組《我們在延安》時拍攝的一組鏡頭,當時這組鏡頭是為《延安課桌》那集拍攝的意向性鏡頭,描述當時的延安,領導人經常在山卯上給大家講課的內容,畫面是山坡上一張斑駁的課桌,課桌上有一個搪瓷缸子,周圍環境是夕陽、山上的葦草。這組意向性鏡頭在這里被賦予了新的意義,毛澤東講話,葦草和課桌的關系鏡頭又能講述毛澤東引用的對子。在表達通過整風運動,全黨達到了新的團結和統一的時候,我用的是之前拍攝的一組鏡頭,畫面內容為長條桌上一排整齊疊好的軍裝和后面墻上掛著的黨旗的呼應關系,這組畫面很貼切地表達了解說詞的內容和情緒。以后這樣的鏡頭要和攝影老師多溝通、多設計。

 

五、豐富的表現手段和對位的影像資料

文獻紀錄片中我們可以利用的文獻資料的種類有:圖書、文書、古跡、古物、模型、繪畫、影像、歷史文物資料、老照片、文字記載和人物過去的口述訪談等內容,隨著人們視聽習慣的改變,電視節目也要越來越直觀和多樣化。處理這些不同種類的文獻資料,可以用組合的方式或是更科技感的方式來呈現;在這些種類中,比較容易忽視的一個是數字的處理,數字在檔案材料中是比較枯燥的,但我們可以挖掘不同時期的數字制作成圖表作為片中的有力論據,有時覺得有些題材文獻資料已經沒有什么創新了,但“一部成功的電視文獻紀錄片,離不開其史料文獻價值的開掘。”②文獻紀錄片要以諸多文獻資料作為支撐來還原歷史真實的狀態,這些文獻作為哦紀錄片的創作載體,要有說服力,需要編導不斷地深挖。

在表現手段豐富的同時,不能忘記一條重要的原則,就是影像資料的準確性。在編輯紀錄片的時候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況,片中的鏡頭從別的成片中對照使用,但審查時卻遇到很多麻煩,歷史影像資料的使用已經出現了混亂的情況,同質畫面地域不分、季節不分、年代不分,尤其是戰爭的畫面,畫面指向性不強,隨意堆砌,嚴重損害了文獻資料的史料價值,這成為文獻紀錄片在使用歷史影像資料時比較常見的問題。我們第六集《向勝利出發》中就涉及到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全國內戰多個時期的戰爭畫面,總導演和編導為了這些戰爭的畫面準確真實,耗費了不少的精力。“在選用歷史影像的時候,我們最大限度地保障資料的嚴謹和準確,對于那些經常被使用的似是而非的史料鏡頭,盡可能找到它的準確拍攝時間、地點,做到無一字無出處”。③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文獻紀錄片應有的珍貴文獻價值。

 

六、立足當下,使人發現

文獻紀錄片多是主題先行,如今的表達方式與以往出現了很大的轉變,強烈意識形態的直接灌輸已成為過往,立足當下,細節入手成為文獻紀錄片的慣常手法。通過文獻的正確使用,最終是要在講述、解讀歷史的過程中感動現在的觀眾,讓現在的觀眾主動發現一個他不了解的歷史。

歷史是一面鏡子,關照歷史就是關照現實,反映歷史也就是更好地為現實服務,文獻紀錄片把重大歷史人物和事件進行再解讀,通過一種有機的組合呈現出來,其實質就是為當下服務,以史鑒今。在《力量之源》這集結尾,講完了整風運動的重要意義,以一組現在的年輕人在寶塔山下宣誓入黨的紀實鏡頭作為結尾,沒有解說詞,只有宣誓入黨的同期聲做了混響,目的就是要與今天勾連,說明當年整風運動的現實深遠的意義。

為歷史存真、為時代立傳,就是文獻紀錄片與社會發展關系最好的解讀。

 

 

①王娜 《視覺傳播中的情景再現模式》[J],《當代電視》,2007年第8

②胡智鋒 《中國電視策劃與設計》,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 20041月第1版 第134

③陳曉卿、李繼鋒、朱樂賢《一個時代的側影:中國1931-1945》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88月,第2版,第404 

 

本文作者為中央新影集團歷史節目部編導、《延安十三年》編導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