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麻将详细规则:尋找·發現·紀念
——文獻紀錄片《蔡廷鍇》創作手記
畢瓊

血流成河 书法 www.ktfie.club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03日 10:59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2018年7月,由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紀錄片工作委員會和重慶廣電集團(總臺)聯合主辦的第十二屆“紀錄•中國”創優評析作品推廣交流活動在重慶舉行。由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中共羅定市委宣傳部、羅定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聯合制作的紀錄片《蔡廷鍇》榮獲第十二屆“紀錄•中國”創優評析文獻類一等節目。

    2017年春節后,南京。梅花山游人如織。去往靈谷寺的車上,只有我。

    二月底,天還不算長。下午四點半,濃蔭密布的山路已被籠上一層淡淡的憂傷顏色。靈谷寺,距離中山陵咫尺之遙。這片靜謐安詳之地,有著一段罕為人知的歷史。

    我走進無梁殿。一切都融進了昏暗中。頭頂不大的兩孔天窗灑下微弱的光線,照亮迎面“國民革命烈士之靈位”幾個大字。大殿里擺放著很多蠟像。走過他們面前,聽腳步回蕩。遍布四墻、連綿不斷的題名碑上刻著三萬多個名字,而我想要從中找到128個人。

  不覺走到了大殿后門。遠處,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提醒游客,關門時間就要到了。敞開殿門,讓所剩不多的天光投進大殿。微光投射在碑面上,視線斜上方的幾個字赫然映入眼簾——“第十九路軍”。

  這是有關文獻紀錄片《蔡廷鍇》創作過程中讓我難忘的諸多瞬間中的一個。我曾經無數次地回憶起這些時刻。那種真實地走進歷史、發現歷史的幸福感,始終深深地吸引著我。

  從2016年秋天開始接觸到這個項目,到2017年12月片子播出,我有幸近距離“觀察”并嘗試用影視語言重現了蔡廷鍇將軍的一生。我想,這個題材在中國的紀錄片創作中,應該是第一次。

  蔡廷鍇將軍和十九路軍的“一·二八”淞滬抗戰,只要學習過中學歷史的人大都有所耳聞。但是當被問及歷史細節時,就知之者寥寥了。即使來到上海這個“一·二八”淞滬抗戰的發生地時,我也驚訝地發現,目前學術界對于這段歷史的研究幾乎仍然停留在二十年前的層面上。

  年代久遠、資料不足、研究者寥寥無幾、歷史影像少之又少……在項目開始之初,從任何一個角度看,我們的創作都顯得困難重重。

  在進行了初步前采以后,我整理出了三個問題,希望以此謀篇布局。

 ?。?/span>1)蔡廷鍇,一個出身社會底層的貧苦農民是如何在亂世中成長為一名善打硬仗的將軍?

 ?。?/span>2)歷時33天的“一·二八”淞滬抗戰,蔡廷鍇和十九路軍的將士們究竟如何為搏擊民族命運舍生取義、義無反顧?

 ?。?/span>3)以福建事變為起點,蔡廷鍇如何轉向民主運動,并最終成為一名與中國共產黨并肩作戰的愛國民主人士?

  接下來,需要對內容進行梳理和取舍,并進行視覺化呈現。這個過程將決定這部片子創作的成敗。站在今天的視角回望當年的歷史,讓歷史在解讀和回溯中變得鮮活,這是常規的歷史題材紀錄片的創作思路。而我更希望能夠在當下的世界發現通向歷史的蛛絲馬跡,讓依然幸存的遺物“重現江湖”,在發現中不斷賦予片子更多的真實屬性,以最大程度地還原歷史。顯然,這并不容易。追求將近一個世紀前的真實,這是無數人曾經想做、又不敢去做的事??瓷先?,我們幾乎沒有勝算。

  然而,我們還是執拗地開始了。不為別的,只為一份直面創作的真誠??墑鞘慮櫚姆⒄谷創蟠蟪趿宋頤塹腦は?/span>——

  在廣州,蔡醒民先生向我們開放了他的書房。一次又一次長達數小時的詳聊,讓我們從最親近者的角度,體察著蔡廷鍇將軍的各種生命細節。

  在遍布濃蔭的中大校園和其它許多地方,年過七旬的招國富教授不辭勞苦,親自陪同我們拜訪專家、實施拍攝,并尋得當年蔡廷鍇訪問嶺南大學時的照片數幀。

  在中聯辦的幫助下,我們有幸采訪到了95歲高齡的楊奇先生。他生動講述了1948年民主人士乘坐渡輪離開香港的那段驚心動魄的歷史,并且贈給我賀朗撰寫的《蔡廷鍇》一書。

  在十九路軍淞滬抗日陣亡將士陵園,無論是陰雨綿綿中的清明祭奠,還是晴空之下莊嚴肅穆的陵園,置身其中,我總能切身地感受到先烈捐軀的終極意義。在這里,我和很多十九路軍淞滬抗日歷史研究會的老師結識、交談,曾經干癟的歷史慢慢變得豐盈起來。

  在羅定,羅定市政協副主席、羅定博物館館長沈燦明帶領我們遍訪古跡,給予拍攝創作極大的豐富和滿足。他取出珍貴的 “一·二八”淞滬抗戰戰地照片,面對鏡頭深沉講述十九路軍的故事。那段拍攝的日子,因為他的專注和傾情,而變得無比美好。

  在瀧水中學圖書館,一套民國時期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萬有文庫》映入眼簾,封面上清晰地印著“廷鍇圖書館”的藍色印章。這是1929年由蔡廷鍇親手捐贈給學校的,至今已有近90年歷史。

  在福建省民革的大力協助下,福建省檔案館取出了福建事變中最重要的一件文物——有著蔡廷鍇等人親筆簽字的名單。這是它第一次被展示在電視攝像機的鏡頭前。

  在香港,葉翹南先生夫婦頂著暑熱,帶我們尋覓港島上的蔡廷鍇故居和十九路軍舊跡;眼睛不好、腿腳不便的沈大中先生,卻讓家人協助取出眾多珍貴的家藏資料供我們拍攝及使用。聽他講“一·二八”淞滬戰況,慘烈的情景就像發生在眼前。

  在屯門,劉蜀永、劉智鵬兩位教授帶著我們進入一所中學校園去看蔡廷鍇的芳園別墅舊址。撫摸著發亮的青銅門把手,走在有些顫抖的木樓梯上,看著腳下不再光鮮卻依然完好的地磚,我仿佛聽到這棟灰色小樓里回蕩著爽朗笑聲。

  在上海,騎著自行車穿行在閘北的大街小巷,八字橋、青云路、天通庵……這些停留在史料里和地圖上的地名變得鮮活起來。我們甚至在街頭、在居民小區、在學校校園里一處處展開搜索,找到并拍攝了所有現存已知的“一·二八”抗戰遺跡和紀念設施。

  在上海宋慶齡紀念館張主任的幫助下,我們有幸采訪到了“一·二八”淞滬抗戰親歷者百歲高齡的楊小佛先生。他是協助宋慶齡籌建國民傷兵醫院的楊杏佛先生的兒子。我們還采訪了時任商務印書館掌門人張元濟先生的孫子張人鳳老人。他們有關日軍轟炸、縱火商務印書館的講述放大了歷史的細節,讓片子更加真實可信。

  在上海音像資料館,汪珉、龔偉強兩位老師提供了不同來源的有關“一·二八”淞滬抗戰的歷史影像,其中包括由日本人拍攝的淞滬抗戰戰地新聞以及由舒新城當年拍攝的蘇州追悼大會現場的歷史影像。這些極其珍貴的歷史資料都是首次刊布。

  在北京,我們翻遍了中央新影集團的影像資料庫,不僅從中找到了中國近代不同歷史時期和重大事件的時代影像,還尋覓到了從20世紀40年代到60年代不同場合中拍攝到的蔡廷鍇參與重大國事活動的歷史影像。這其中最令人振奮的莫過于發現并確認了一段珍貴的“一·二八”淞滬抗戰時期拍攝的中日雙方接替防區的歷史影像。此前,這段素材被認為拍攝于20世紀40年代。經過我們的詳細比對和判斷,最終認定它的拍攝年代當為“一·二八”淞滬抗戰時期。

  來自美國的招思虹女士及其金山之路團隊,也從他們多年來收集的華僑文物資料中尋找到了多件與蔡廷鍇有關的資料和照片,無償提供給我們參考使用。

  其實,像這樣給予紀錄片《蔡廷鍇》幫助的人和機構還有很多,限于篇幅,一并感謝,不一一列舉了。

  還記得在重大題材小組專家在審看本片時說過的一句話——“這是近年來不可多得的一部內容精彩的文獻紀錄片”。在我看來,這句話肯定的是片子本身所具有的文獻及史料價值。它所蘊含的褒獎之意遠遠超過了各種紀錄片評獎比賽。

  在創作之初,我曾經深切地感受著來自題材本身的壓力和挑戰。而真正將其化解的力量,發軔于給予我們幫助和支持的每一個人。這力量就像是共振。當你去看一個個獨立的個體時,每個人的力量都是弱小的、不易察覺的。而當它們在同一個頻率上發生共振時,這能量便足以攻克一切。我想,當年的十九路軍,無論是軍長蔡廷鍇,還是普通的一名士兵,恐怕也就是這樣地經歷了一場同仇敵愾的共振吧。

  2017年12月20日,節目播出的前一天,全國最年長的十九路軍抗戰老兵黃勝庸病逝,享年112周歲。很遺憾,我們無法在節目中為追悼老人加上一條字幕。我想,節目的播出是我們對他們最好的紀念。


(作者系文獻紀錄片《蔡廷鍇》導演。曾創作文獻紀錄電影《長安街》、《電影先鋒》,

2010年上海世博會官方電影《上海,2010》,人文風光紀錄片《凈土喀納斯》等多部作品。


點擊↑ 中央新影集團官網三集文獻紀錄片《蔡廷鍇》專題報道

點擊↑ 中央新影集團官網三集文獻紀錄片《蔡廷鍇》專題報道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1 1 1